好棒别舔了快用力我被三个人同时舔吃b

 张彪躲在边,看着好几个干部,全部苦苦哀求,可是却无力劝阻人家,心说:“这个小


子真的好牛气,要是他说句话,说不定还能为强哥碱刑。”


张飞宇就是要王市长出来,觉得自己不该隐瞒自己的身份,要不然自己的女人都保证不了


安全。不过,他没想到市长夫人也跟着来了。


当马局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长长地出了口气,心说:“唉,看来这些天,还真的要派几


个人专门保护这个小爷,要不然还真的会出大事的。”


张飞宇开着车,币长夫人竟然拉着汪玲的小手,坐在车子的后面,亲切地笑着说:“玲


玲,你真的好漂亮,你妈妈定也是个大美人,对吧'”


“阿姨,你和人家妈妈都漂亮,她是搞舞蹈的,你是当官的,嘻嘻,人家妈妈说:要是遇


到女人大官,那么定要对她表示尊敬,女人当官真的好辛苦的,阿姨,你苦不苦”汪玲仰


着悄脸轻声问道。


“唉,喊我婶儿,不要什么阿姨。你妈妈说的不错,她是个很有智慧的女子,婶儿点也


不幸福,真的很苦。不过,婶儿却能带着你来回旅游,旅游可是件很美的事,既然长知识,


还能锻炼身体,有没有兴趣和婶儿起去旅游'”张丽娟脸上;满是微笑。


张飞宇却听出了刚才张丽娟这位市长夫人话的意思,她的婚姻肯定不幸福,活着也很苦,


心里不由得动,难道婶儿是悄悄对我说的’


忽然,张飞宇的手机响了起来,接到刘老师的电话,才想起来,自己答应请刘老师吃饭


的,只好很歉意地说:“老师,对不起,我时有些急事,真的不好意思。”


“呵呵,你呀,我就知道你把老师忘了,不过,别担心,老师不缺吃饭的地儿,要是有急


事,下午上课来晚些也行,不过,却不能整个下午都不来,不然别的学生会没纪律的。”


“呵呵,不会的。”张飞宇笑着说道。


“走吧,向左转,有家老七刀削面,我最喜欢那里特制的面酱,你们也尝尝,他们家还有


种特制菜,香菇炖小鸡真的好美味,和婶儿小时候,过新年时做的小鸡炖蘑菇很像。”张丽


娟笑着说道。


婶儿,你说这个话,让人家很向往,那些空气新鲜的小村庄。“汪玲笑着说道。


”唉,现在的那些乡村有很多空气也不新鲜啦,到处都是小铁炉,什么的,污染很严重。


唉。“张丽娟轻声叹了口气,弯眉紧锁,让人看着怜惜。

张飞宇把车子转弯,很快就看到了那个老七削面馆,没想到面馆还很大,门面上方的雕刻


牌子上写着“老七削面馆”


大玻璃门上贴着袖袖的“空调开放”四个大字,要不是币长夫人介绍,张飞宇看着那皮帘


上的油腻,就想扭动离开。


不过,坐在里面,发觉还真的不错,最起码比坐在教室里要好得多,凉丝丝的,香味也不


是很浓,餐桌倒是很干净,座椅也干干净净, 一张张摆的也很整齐,服务员也是统的服装,


四周的墙壁都拄彩色的菜肴图片儿,清楚地标着价格。


张飞宇看着人家桌子上,那只只白瓷大碗,笑着问:“婶儿,你能吃那么大碗面'”


“呵呵,能,我觉得你能吃两碗,估计玲玲也能吃碗呢。”张丽娟有些神秘地笑着说


道。


“婶儿,你别取笑人家啦,人家的饭量可不大。”汪玲笑着说道。


这时, 个服务员走了过来,手里拿着个小本子,好像认识张丽娟,笑着说:“张局


长,您来了'这次人可是多啦,说吧,吃什么'”


“呵呵,小楼, 一只香菇炖小鸡,四大碗削面。”张丽娟笑着说道。


张飞宇和汪玲都没说什么,不会儿,四大碗刀削面就端了上来,足足占了小半桌子的大


碗,让汪玲笑着说:“人家真的饿啦,不过,这碗好大,要是盛;白米饭,估计人家全家能吃三


四天,嘻嘻。”


“不准拘束,没什么规矩,玲玲,用鼻子闻闻,感觉香不香'”张丽娟说着,第个把


只大碗拉到自己近前,闭着眼,用鼻子闻了下,才睁开眼,笑着说:“就是这种味道,婶儿有


种回到老家的感觉。”


张飞宇也闻了下,感觉还真的不错,用筷子对着大碗里面,来回挑了下,发觉碗虽然很


大,里面的面却不是很多,袖油绿绿的肉块卣,看着就很开胃。


这时,服务员又端来个瓷盆儿,里面盛着满;满的汤汁儿,当然还有很多鸡块儿,接着


碟碟的黑乎乎的面酱也摆到了桌上。


当张飞宇学着市长夫人那样,把碟黑色的面酱放到自己的大碗里,又加进些香菇和鸡


块儿,当然里面的汤汁儿也不少,搅拌均匀后,张飞宇吃了口老七削面,感觉真的好吃,滑而


不腻,那面条竟然华润爽口,麻麻的辣辣的,但却不辣喉咙,真的很好吃。


汪玲更是喜欢吃辣,吃了口削面,感觉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美味,简直比那个海味鱿鱼吃


起来,还要爽。


张丽娟看着他们两个吃的不亦乐乎,笑着说:“慢点吃,不够吃还能要呢。”


“婶儿,再给我要碗,这碗真的不够吃,碗大就是面少,现在的人真是会缺斤少


两。”汪玲吃的额头上都目着晶莹的汗滴,小嘴还不少说句。


“呵呵,这种面都加了蔬菜什么的,特制的,不像自家做的实在,但是人家做的味道真的


好,其实你们要是再吃两瓣大蒜,那味道就不用说啦。”张丽娟笑着说道,眼睛里充;满了笑


意。


“啊,大蒜’可不行,人家妈妈说,与大家起吃饭,吃大蒜是不礼貌的。”汪玲摇着小


手说道。


“呵呵,在婶儿这儿,就没有那么多的规矩,婶儿最讨厌摆架子,带着张面具活着,真的


好累。”张丽娟说着,还-悄悄看了眼张飞宇,张飞宇没想到婶儿竟然用这种幽怨的目光看自


己,心里不觉动,难道婶儿想我’不会吧。


吃过饭,张丽娟却把汪玲带走了,理由是要去省城开会,顺便把汪玲送回去,等张飞宇这


儿安全了,再说,让张飞宇把那个送外卖的恨到了骨子里。


张飞宇了个出租,想回自己的住处,刚到小区门口下车,就看见个大个子笑着向自己


走来,张飞宇眼就认出,这个大个子就是那夜准备给自己戴手铐的男警察。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足球直播吧/东方财富/足球直播吧 » 好棒别舔了快用力我被三个人同时舔吃b